经典语录_人生语录_励志语录_心情语录_精美散文大全观后感

网站首页 散文大全 正文

偶遇情感散文

2020-11-25 散文大全 167 ℃ 0 评论
【www.colourtrak.com - 科鲁语录网】

  去超市买东西时,一个似曾相识的女子引起了我的注意。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突然跑来一把抓住我的手惊喜地喊道:“是你是你,凤儿!”

  我僵硬地将手从她过于热情的掌中挣脱出来,退后一步迟疑地打量着她:单单瘦瘦的身材,穿一件绿色裙子。这绿介于深与浅之中,正是乡村那种招摇的绿。裙子将那张略显疲惫的脸衬托得更加憔悴,以致我一时很难确定她的实际年龄。头发是烫染过的,由于没有上发乳,有点杂乱无章的卷曲着,上面胡乱别着一枚黑色的发夹;眉毛大约是纹过的,细细弯弯,像两片浸染了黛色的柳叶,倒给她平添了几分妩媚。她看着我,很腼腆地笑着。于是,我看见她的鬓角边一粒红色的肉痣若隐若现。这粒肉痣像一把闪光的钥匙,顿时打开了我儿时的记忆,我犹犹豫豫地惊咋起来:“你,是春儿?!”

  声音明显有几分怀疑和失落。眼前的女子分明是春儿,但到底不是原来的那个春儿了。原来的春儿清新得像乡野里的一朵小花,顾盼之间是扑面而来的春风,是令人留恋的赏心悦目。

  记忆就在这一惊一乍间哗啦撞开了,往事如纷纷落花,一下子馨香到触手可及。

  春儿是我儿时的朋友,她的父亲是个鸭老倌。鸭老倌的鸭圈就围在我们家的稻床里。假日里,她给父亲送饭送水,在父亲吃饭的时候帮着看看鸭子。当她父亲赶着鸭子四处谋食时,她就像猫咪一样窝在我们家里,瞪着一双清灵灵的眼睛有滋有味地听我奶奶讲故事,看我父亲编竹篮子或是看我母亲纳千层鞋底。乏味后,我们开始发挥所有的玩性,不知疲倦地在我家屋前房后上蹿下跳。我们跳房子,抓石子,推铁环,过家家。文的乏了就玩武的:下河摸蚌壳,捉小鱼;上树掏鸟蛋,摘桑椹,甚至还偷过别家地里的黄豆角。小孩子能干的事我们都干过。我们像两只野猴子,整天玩得灰头土脸,浑然忘了自己是个女孩子,忘了日子在身边呼呼滑过的痕迹。

  渐渐的,春儿已初具少女的特征。薄薄的衣衫下,柔弱的胸部已微微凸起,乌黑的头发用碎花娟子束成马尾,长长地拖在腰下,秀雅白皙的脸蛋儿,两个深深的笑靥,犹如两朵俏丽的水仙花,似乎一把能掐出水来。她安静的时候,便是河边的一枝春柳,田间的一抹新绿,清新自然,引人驻足。

  花香了,自然会招蜂引蝶。她走到哪里,哪里就最热闹。村里的小男孩们一个个伸着脖子望向她,像望着一只美丽的小天鹅。春儿对这些纯真而又热切的眼神并不在意,依然和我将少年的天空描绘得多彩多姿。

  或许是少女情怀初开的缘故,随着日子的流逝,春儿渐渐安静起来,安静得像一汪秋水。春儿安静的时候,喜欢望着天边漂浮的白云呆呆出神。她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进城去,做一个城里的女子。她说城里的女子优雅高贵,像三月里绚丽的桃花,有着不忍亵渎的美丽。我说,你长得这么好看,并不比城里女子差呢。她眼里闪过一抹羞涩的笑意,然后就垂下眼帘沉默了。

  沉默的春儿让我感到无措和陌生。我似乎看到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拉开我们之间的距离。这距离如心中的块垒,挤压得我那么的惶恐和不安。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悲哀地感觉到,春儿已在有意封闭自己内心。她的心里装了许多我无法靠近的东西,这些东西堆成了一堵高墙,无情地横亘在我们之间。而高墙的那一端,春儿却离我越来越远,远得就像我抓握不住的一朵白云。

  这朵白云终于还是飘远了。一年后,春儿不顾父母反对,辍学后执意南下广州打工,并在打工期间认识了一个外地男孩。在男孩的猛烈追求下,她毅然选择了爱情,跟着那个男孩走了。

  春儿母亲来我们家时,眼圈儿整整红肿了一倍。她哭着向我母亲数落春儿的不是,言语中恨意难消,却明明有着深深的不舍。我躲在房间里,听着那些时断时续的话,手里揉捏着春儿送给我的花娟子,喉咙里像堵了一坨海绵,竟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想不到春儿一走,便如被风刮去了一般,多年来竟杳无音讯。有时候我想: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春儿这个女子呢?那曾经与我形影不离的伙伴,怕终究是儿时的一场梦罢!

  后来我进城了,而关于春儿的传言却有了各种版本。有人说她去了男孩的老家安徽,与男孩相亲相爱,过上了幸福而又平静的生活;有人说她依旧在广州,被一个大佬当成金丝雀给圈养了起来,手上有花不完的钱;还有的说,春儿在广州凭着自己的努力,做了很大的生意……

  各种版本像风一样流窜在我的家乡,春儿成为村头巷尾茶余饭后的重点谈资。我默默地听着这些捕风捉影的传言,却深信不疑地认为,春儿依旧是那个贴近泥土,纯朴,善良而又美丽的女子。她只是去寻找遗落在远方的一个梦,因为,在那个梦里,她是一个温雅如玉的城里女子。

  我怎么会想到,这个曾经如此纯美的女子,在光阴的侵蚀下,竟然可以衰败成这副模样,年少的影子在她身上荡然无存。从她小心翼翼的眼神来看,我猜想她过得并不是很好。但我没有问。斗转星移,沧海桑田,许多东西已经变了,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回不到亲密无间。回不去的时空,我又以什么身份去盘问?

  或许,春儿已经如愿以偿地做了一个城市人,只是出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变故。比如与那个男孩爱情,是否像大多数人一样,已被无情的时间消磨殆尽?比如被圈养的金丝雀,即便再美,大佬整天看着是否也会厌倦?又比如,在瞬息万变的商海里,再庞大的生意是否也会被汹涌的浪头打翻?

  我将那些传言努力地与眼前的春儿联系起来,并用一颗悲悯的心去回忆有关她的点点滴滴。这个儿时的伙伴,虽然经历了巨大的蜕变,但终是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一个我不忍看到的样子。

  忽然想起鲁迅笔下的闰土。少年时的闰土纯真,腼腆,像一株破土的新绿,多讨人喜爱!他与鲁迅捕鸟雀,捡贝壳,逮獾猪和刺猬。两人像影子一样形影不离,亲密无间。然而多年后两人再相见,闰土已经是另外一个人了,一个小心翼翼,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来,也会趁机占便宜的俗人了。

  少年的样子很美,但它却是会变的。即便当初它像春天一样美丽,像荷一样充满清香,但数年之后,我们的样子,我们的理想,还有那花朵一般的心情,依然斗不过时间的蹂躏。同样被蹂躏的,还有儿时那一寸一寸馨香的友谊。

  与春儿告别时,我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来,干巴巴地说,有时间了走动走动,说说话,叙叙旧。她也干巴巴地回了声好。然后彼此不自然地笑了笑,挥挥手便各自走了。

  我悲怆地站着,看着那抹绿色消失在人流中,眼里渐渐笼上了一汪清愁。我知道,这一别,我将再也见不着春儿了。

本文来源:http://www.colourtrak.com/sanwendaquan/635.html

Tags:散文情感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