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语录_人生语录_励志语录_心情语录_精美散文大全观后感

网站首页 散文大全 正文

谈古典

2021-02-13 散文大全 101 ℃ 0 评论
【www.colourtrak.com - 科鲁语录网】

先说说古典美,最直观的形象得是一个女性,端坐在一颗绿荫树下,手拿一束有着红白相间的花瓣,黄色的花蕊的野花,头戴玉发簪,脸庞清秀清纯,纯朴美好端庄秀气,着装嘛得考究,古朴一点最好,颜色最好是淡蓝,显得尤为干净,眼神最好是宁静但深邃而富有内涵,如秋水般灵动,一眼能望穿千年,脸上挂着微笑,似乎在想念什么,或者就是漫目冥想。如果在那细细撒下的阳光下,听鸟语,闻花香,品一壶梅花上冬雪泡制而成的西湖龙井,真真切切的体味自然与古典的相容,真就身临其古典之境了。所以总觉得古典之美还是需要自然的怀抱来衬托,其实美丽的事物,都是以大自然为载体创造的,人亦是如此,一如我们发展到今天的文明。

我们之所以怀念古典,是因为我们能从古典中看到我们很多年前的缩影,美好的记忆本身就是古典的,回不去的,怀念的便是古的,再加上些优雅便成了古典,所以诗词歌赋,琴棋书画,这些承载的古典文明都是我们了解先人们的绝佳方法,里面寄托了古人的情思。我们也终有一天会成为历史长河中的过去,如果想永生与人类灵魂的海洋中,那必然得寄托出自己的一种精神上的东西,而且得足够突出和强大,于是就出现了创作了一部部的古典。这是艺术的范畴,如果谈到情感人伦,那么万物生灵都通用的法则就是繁衍的同时,也包含着永恒的爱的传承。所以似乎我们从古典出发,发现了原来爱的本质也源于我们追从于自己内心对于古典传承的追求,我们希望通过爱的方式来将这一切包容在其中,我们平凡的人似乎也没有创造出一个“精神帝国”的东西,但是我们有最简单也是最难的“爱”,真的,爱无价。于是爱本身也是一种古典或者古典承载体。

我常常在想如果人没有了记忆,那么就无法记住以前的东西,那么文明也无法传承,古典也就传承不下来,所以历久弥香的古典也无法到今天,我们似乎也就只能幻想未来,但是这个未来是什么样呢,怎么搭建呢,我们不提取自己头脑中过去的影象,又如何去想象呢,这本身也牵扯到了哲学范畴的东西,物质决定意识了,不存在那种海市蜃楼般的空想,所以我们需要过去的东西,那么这个过去的东西也有好有坏,我们畅想的生活总会是美好的,于是就需要以前的好的东西,我们就名副其实的广义地取名为古典,意为过去的优雅的东西。但听上去又似乎牵强附会,那是因为年代的沉积感不够,时间还不够长,我们觉得那还是不久前,还没有感觉到那种断层的古典“新鲜感”,“距离感”和“时空跨度感”或者“精神差异感”。落叶归根,这个根,我们中国人的五千年的文明的根,我们虽然经过了那么多年的演化蜕变,思想斗争以及各种进步,但我们的精神的根和文明的根还是源自最清新的古典之初,一脉相承,这种传统的文化经过多久都可以成为追崇的东西,否则我们就失去的最本源的自我,成为一个无从追溯往昔的可怜人,或者只是行尸走肉。

推崇古典,不是架空一些东西,推之为圣,崇之为神,而是将其放入最内心深处,融于自己的灵魂,不忘本,不忘初心,一如自己出生时,自己的上一代寄托自己情思时期盼的那种古典传承情怀,可以是一种信念信仰,一种对真善美的追崇,反正是一种充满生命力的东西,像流淌在身体里的热血。

于是我们每天生活的缩影都有可能在为我们的年代打上古典的烙印,人活着活着,说不定就成为了古典,谁知道呢?谁又在那朱红色窗纱旁凝望桥下泛舟采莲的人,而眼神中看到的或许正是某个时刻自己的前世。

朱伟谈古典(1)


何谓“古典”?

      

        既然要谈“古典音乐”,先要辨识“古典”这个概念。“古”是过去时,“典”是经典,也就是说,“古典音乐”是过时之后,能成为经典的音乐。这“过时”只是一个时间概念,是随着时间推移,能留存下来,可不断经过演奏家、演唱家演奏、演唱,供我们不断欣赏的音乐。这里起码包含三个含义。第一个含义是,“古典音乐”中其实包含了许多曾经的“先锋”作曲家。比如我很喜欢的20世纪俄罗斯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


斯特拉文斯基(Igor Fyodorovich Stravinsky,1882-1971)

       他表现“异教徒春天礼赞”的著名芭蕾《春之祭》,1913年在巴黎香榭丽舍剧院首演时候,粗野狂暴的节奏,神经质的痉挛,喧闹与刺激的效果,曾在剧场招致骚乱,绝对是“先锋”而非古典。但到1950年代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认定《春之祭》是古典的了。

▲斯特拉文斯基自己指挥哥伦比亚交响乐团演奏的《春之祭》第一部分:大地崇拜,1960年1月5-6日现场录音


       同理,也是我喜欢的法国作曲家梅西安。


梅西安(Olivier Messiaen,1908-1992)

       他1941年在波兰境内的纳粹俘虏营里创作《时间结束四重奏》,用单簧管、小提琴、大提琴、钢琴四件乐器表现天使站在云端,时间与空间微妙又冷酷的关系,浑噩幽深的沉迷与凄清哀号般的清醒,音乐语言也确实是“先锋”的,但到1950年代之后,同样,几乎所有人都认定它古典了。

▲梅西安《时间结束四重奏》的第一至第三乐章。沙汉姆小提琴,梅耶单簧管,王健大提琴,郑明勋钢琴,1999年录音


       随着一个个流派迭起又平息,“先锋”变成“古典”的速度越来越快。

       第二个含义是,“古典音乐”是不同时代、不同的作曲家以不同的方式塑造而累积起来的。从“中世纪”到“文艺复兴”,到“巴洛克”到“浪漫主义”、各式“民族乐派”,直到现在,不断有新的作曲家通过表现形式的更新,在丰富这个“古典”的内涵,以新的音乐语言拨动我们的心弦。比如现在,我很喜欢乌克兰一位还健在的作曲家西尔维斯特洛夫。


西尔维斯特洛夫(Valentin Silvestrov,1937-)

       他说他的音乐,表达的是音乐自身的歌唱。他在2005年创作了一套钢琴小品集,德国著名的唱片品牌ECM将他自己的演奏录成了CD。这些小品安静、晶莹而好听,很多似曾相识,但其演奏中又似乎洗去了很多附着物,回到了质朴。你可以将它听作优美的轻音乐,有人称他“新古典主义”,或者“新简约派”,或者“以后现代主义的方式处理了音乐”,但他看似简朴的歌唱性中,其实有神圣的背景。这种不断的更新与累积,构成了“古典音乐”就像一棵常青树,历久弥新。


▲西尔维斯特洛夫自己演奏的《小品集》选曲,2006年录音


       第三个含义是,因为它们成了经典,就有不同时代的演奏家、演唱家、指挥家希望自己对它的演绎能有新的感触,能超越前人,这就有了不断的演出。自1860年有了录音的意识与手段,就帮助了听众可通过唱片这个媒介,跨越时空去寻找那个所谓“最好的”诠释。这就有了越来越多的版本,版本研究就成为一门学问。一个经典曲目,比如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命运》,不知道一百多年来总计留下了多少版本的录音资料,音乐爱好者们就会争议,究竟哪一个《命运》更好。当然,不同人会有不同的喜好,但不同的指挥与不同的乐队,还是构成了不同的台阶。这种一个经典曲目,因不同人演绎,就能构成截然不同的效果,使得“古典音乐”其实是一种接受美学的享受,它听不尽、听不透,如同浩瀚的海洋。因此,我们这个专栏也只能是,通过一个个话题,掬起这汪洋大海中之一勺勺水,借勺水一脔,来试探其美妙式廓。

       但愿此方法能帮助大家走一条能“听懂古典音乐”的捷径。

本文来源:http://www.colourtrak.com/sanwendaquan/3360.html

Tags:古典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