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语录_人生语录_励志语录_心情语录_精美散文大全观后感

网站首页 散文大全 正文

女红

2021-02-03 散文大全 127 ℃ 0 评论
【www.colourtrak.com - 科鲁语录网】 刚走下长途班车,心里就觉得宁静。一年前来过的小小县城,还是一样安逸的容颜和姿态。目光慢慢铺陈成诗句,被远处吹来的风摇得光影斑驳。

陌上花开缓缓归,突然读懂了古人穿越风雨递至我手中的意境。我不是缟衣素行的钱王妃,乌发盛开如花树,背影娉婷,穿行处漾开满地花香。只是怀有一样清澈寂寞的心情,在这样恬淡妆饰的偏远小镇,从容地淋一场雨。

巷陌深处住着我的外婆,永远用挑剔神色看外公,用温暖目光包容我的女人。午后的闲散时光,拿出因为幽闭太久而微微泛黄的衣物,我陪着她,一件一件地想起往事。那些青苔覆盖的旧事,在外婆含笑的缓缓叙述中展开温婉的样貌。

一件天青色的对襟薄衫,是外婆母亲的针线,精致的女红,针脚细密工整。外婆捧着它,用双手温暖在遗忘中渐冷的旧物。

而我望着窗外摇曳的花影失神。绣花,裁剪,女孩子应该纯熟的手艺,从外婆的母亲开始传下来,到我这里,竟然无法拈起一样。

你上学,忙啊,什么时间学这个。外婆看出我的失落。

就因为这样单薄的理由,我错过了本该在掌心盛开的美丽。那些含着哀婉凋零的断简残章,甚至没有被我吟咏过一次。

临近黄昏的宁静小镇,透过一件色泽淡褪的衣衫,蓦然看懂了自己的荒芜。

女红

女红——属于中国民间艺术的一环。在过去多半是指女子的针线活方面的工作,像是纺织、编织、缝纫、刺绣、拼布、贴布绣、剪花、浆染等等,举凡妇女以手工制作出的传统技艺,就称为“女红”。中国女红艺术的特点是讲究天时、地利、材美与巧手的一项艺术,而这项女红技巧从过去到现在都是由母女、婆媳世代传袭而来,因此又可称为“母亲的艺术”。大体上分纺织、浆染、缝纫、刺绣、鞋帽、编结、剪花、面花、玩具等九类。

女红,旧时指女子所做的纺织、缝纫、刺绣等工作和这些工作的成品。“女红”最初写作“女工”,后来随时代发展,人们更习惯用“女工”一词指代从事纺织、缝纫、刺绣等工作的女性工作者,它的本义反而被置于从属地位,为避免混淆,人们用“红”为“工”的异体,“女工”的本义被转移到“女红”一词上,而它本身则转型成功,借另一意义获得重生。

拼音:nǚ gōng

英文:needlework

《现代汉语词典》是这样解释的:旧时指女子所做的纺织,缝纫,刺绣等工作和这些工作的成品。

《辞海》的解释要全面的多:女工,(1)亦作“女功”,“女红”。旧指妇女所作的纺织,刺绣,缝纫等事。

(2)旧指做女红的妇女。今泛指女工人。女功,同“女工(1)”。

《淮南子·齐俗训》:“锦绣篡组,害女工者也。”

《礼记·郊特牲》:“黼黻文绣之美,疏布之尚,反女功之始也。”

《史记·货殖列传》:“太公劝其女功,极伎巧,通鱼盐。”

《汉书·哀帝纪》:“齐三服官,诸官织绮绣,难成,害女红之物,皆止,无作输。”

颜师古注引如淳曰:“红亦工也。”

吴质《在元城与魏太子笺》:“女工吟咏于机杼。”

《桃花扇·栖真》:“庸线懒针,几曾作女红。”

纺织

中国的纺织源远流长,而且品种多样,花色繁杂,这说明了,穿衣问题是一文明国度所不可缺少的。纺织品就其原料来分,有丝、麻、葛、棉等,丝织华贵,麻葛以少见,自宋元以来,全国逐渐推广了植棉纱和织棉布,近现代流行于民间的,仍然是棉织。

浆染

浆和染是两个概念,浆是指浆水浸泡织好的布,使其挺刮光滑,另外民间织的白土布,没有经过漂白带有黄丝丝的感觉,叫做本色布。用一种老粉——土粉,经过浆洗也就变白了。染则是指染色民间用的染料,过去主要是从植物提取的即现代所说的草木染。

缝纫

缝纫是个叠词,缝与纫都有贯穿连缀的意思,我们一般讲缝纫就是缝制衣服,缝和纫两个字放在一起,也许是强调缝制一件衣服需要千针万线吧!确实现在做衣服有缝纫机,有服装加工厂,订做一件衣服并不难,但在若干年前,每一件衣服都是妇女一针针的缝起来的,他们为老人缝,为孩子缝,为自己缝一辈子的岁月都随着飞针走线流淌着。

刺绣

刺绣可以说是中国女红中最突出的一种,从全世界看中国刺绣,不但出现的最早,历史最悠久,而且形成了自己的传统,战国时期的刺绣品已很复杂,图案层次分明交错有致,汉代的绣衣绣裘就更多了。中国的刺绣的基础太普遍太深厚了,在男耕女织的社会制度下,千千万万的女孩都要学习女红都要掌握刺绣,恐怕是中国历史上独有的现象。

鞋帽

中国的鞋帽,从很早以前一直到近代都是家庭妇女手工制作的,后来虽有了鞋店帽店但真正买鞋的,仍然是少数。在广大的农村鞋帽,特别是儿童的帽子还是自己做,一个家庭妇女为家庭成员所做的鞋子的数量是相当惊人的。

编结

编结的范围很大。可做编结的材料很多,既可用丝、棉又可用多种植物如竹、藤、草、棕、麦杆等,凡是有一定韧性的条状物都可以编连起来,以绳为基础打成结,中国的打结从最简单的捆扎,发展成到一种艺术,转项到装饰又从装饰给他以丰富的寓意,成为我们民族文化包容性很大的特性,很大的一种象征。

剪花

在中国从事剪纸的妇女,人数之众历史之悠久以及所剪花样之多,内容之广数量之大,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对女红来说,妇女们除了用纸来剪花样,还用其它的材料,如布、植物的叶子来剪,而其工艺制作是和剪纸相近的,如在孩子的衣服上、肚兜上、布玩具上,常常可以看到大块不同颜色的布,剪成了多种动物、花草拼贴在上面。

面花

中国的北方以面食为主,妇女们可以用面粉做出名目繁多的食物,归纳起来竟有五十多种,妇女们在长期的面食制作,发现这种带有可塑性的物质材料暨可以吃又可以做成各种形象,面花不仅是妇女手勤的说明,而且是心巧的一个标志。

玩具

中国过去没把玩具当成一个独立的职业,学校也没有设立专门的学科。但是学龄前的孩子是由妈妈看管的,善良、聪慧的母亲,常常会就地取材,随手制作一些玩具给孩子们,给他们童年增添一份乐趣。妈妈是常常带着孩子下田干活的,干活时让孩子在地头上玩,为了哄孩子他们随手将一根高粱秆剥下常常的篾条,折几下就成了只小鸟。

从 养蚕栽棉到纺纱 织布,从穿针引线到缝衣置服,是人类文明的一大进步。在五千年的中华民族文明史中,纺织和服饰是两朵豔丽夺目的奇葩,所以,与之密切相关的女红 活计,它的历史应该是很悠久了。据考古发现,一万八千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山顶洞人已经使用骨针缝缀兽皮;距今七千多年的新石器时代,河姆渡人不但会使用骨针,而且会使用捻线和纺轮;而四千多年前的良渚文化,则出现了麻线和绸片,丝线和丝带等原始的纺织品,这些都形成了女红及其用品的雏形。我国三千多年的农业社会,不仅树立了以农为本的思想,同时也形成了男耕女织的传统,女子从小学习描花刺绣,纺纱 织布,裁衣缝纫等女红 活计,在江南一带尤为重视。特别是到了明清时期,社会对于女性的要求,夫家对于择妻的标准,都以“德,言,容,工”等四个方面来衡量之,其中的“工”即为女红 活计。再加上当时手工业高度发展,女红在这个时期才从普遍的意义上真正广泛的流行起来。

作为与人们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女红 活计,在古代的艺术作品中亦有所反映,最脍炙人口的诗赋,莫过于唐朝诗人孟郊的《游子吟》了:“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这首千百年来被人们用来勉励自己知恩图报的绝妙好诗,同时也描述了慈母为儿子缝衣纳衫做女红的画面。同是唐代的另一位诗人秦韬玉,一首《贫女》诗,把一位擅长针黹的女红巧手贫家女的闺怨刻画的淋漓尽致,同时还抒发了诗人怀才不遇的情感:“蓬门未识绮罗香,拟托良媒益自伤。谁爱风流高格调,共怜时世俭梳妆。敢将十指夸针巧,不把双眉斗画长。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在绘画作品中反映女红图景的,最早的可追溯到唐代画家张萱的《捣练图》;再有河北井陉县出土的金代墓室中的粉绘《捣练图》。它们分别再现了宫廷和民间的女红场景。清代画家任薰所绘的绣花仕女扇面,则展示了一位古代千金小姐以绣房女红为消遣,养性的奢华生活。

另外,有关女红的神话传说,名人逸事亦不少。战国时期荀子的《蚕赋》和晋代干宝《搜神记》中都有蚕神马头娘的神话;明代宋应星的《天工开物》中有关于织女的传说;孟母用停机断织比喻废学来教育孟子的故事,被汉代的刘向编进了《列女传》中;元末明初陶宗仪所着《南村辍耕录》中记载了元代女纺织家黄道婆的事迹。

当 然,自古以来的女红高手亦是层出不穷。据说三国时期的吴王 赵夫人就有“三绝”绝活:可在指间以彩丝织成龙凤之锦是为“机绝”;能用针线在方帛之上绣出“五岳列国”地图是为“针绝”;又以胶续丝发作罗丝轻幔是为“丝绝”。相传唐代永贞元年有一奇女子卢眉娘,年仅十四就能在一尺绢上绣七卷《法华经》,字仅粟粒之大,且点划分明,然品题章句,竟无遗漏。到明代,上海的顾绣出类拔萃,名扬四海,其中的刺绣高手代表人物为韩希孟。清末民初也有一位较出名的女红 刺绣专家沈寿,曾入宫廷传授绣艺,办过绣校和女红传习所,为了更好的研究刺绣,甚至还东渡日本考察。另有《雪宦绣谱》女红专着出版问世,影响深远。在服饰方面,登峰造极的服装恐怕莫过于皇宫贵族的龙袍官服,凤冠霞帔了。然而,令人感到遗憾的是,随着时光的流逝,社会的进步,科技的发展,机械化替代了手工活,女红也因此受到很大冲击,原本小姐丫头,姑娘太太做女红活计必备的那些女红用具如:剪刀熨斗针线盒,顶针量具绕线板,针拔刮板喷水壶,绣花棚架针线篓等等,都早已淡出人们的生活,退出历史的舞台,逐渐被人们遗忘甚至抛弃,而且关于这些女红用品的资料也少有记载,极其难寻。在当今收藏界中,女红用具根本就是杂件中的杂件,不为人们所重视。

其实,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作为女红文化的载体,女红用具自有她独特地魅力。毕竟她伴随人类文明也有几千年的历史了,而且与人们的日常生活密不可分,与各地的民族习俗紧密相连,与深厚的社会文化一脉相承。只要是其他艺术品,日用品上能反映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图案内容,在女红用具上一样有反映,特别表现在绕线板上更是如此。近年来,不少中外有识之士独具慧眼,对于中国女红用具情有独锺,争相收藏。有人把美轮美奂的古代服装悬挂起来作电视墙背景,大气非常;也有人把精美绝伦的绣品装裱起来装饰客厅书房,别具一格;还有人把寓意吉祥的绕线板收在针线篓里置于案几,发思古之忧情。中国女红集观赏价值和实用功能于一体,深得中外女红爱好收藏者的青睐。已经远离人们日常生活的女红用具,又通过收藏领域渐渐回到我们身边,她不仅唤起了我们对于中国女红久违的回忆,迟到的欣赏,更唤起了我们保存她,爱护她的责任心,和发掘她,宏扬她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与精神。

中国女红--母亲的艺术

基本信息·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

·页码:118 页码

·出版日:2006年·ISBN:7301109342

·条码:9787301109342

·版次:1

·装帧:平装

·开本:0开

·中文:中文

--------------------------------------------------------------------------------

内容简介

在这里,我们很高兴地推出《中国女红——母亲的艺术》,以此向天下的母亲致敬。

中国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农业文明之一,数千年间“男耕女织”的社会形态造就了人民衣食的生活基础。人道:妇女撑起“半边天”。包括纺织在内的女红,对辉煌的华夏文明起了默默的推动作用。半边天,并非过誉。

本书副标题“母亲的艺术”有两种意义。狭义言,在谈论传统的妇女技艺,我们将分为纺织、浆染、缝纫、刺绣、鞋帽、编结、剪花、面花和玩具、共九大类。就广义来说,女红的范畴实可扩展到整体民间艺术。近代民俗学者于世代母女传承的技艺产生莫大研究兴趣。对于这些充满生命热忱、毫无功利意图的技艺表现,学者称之为“母体艺术”。

母体艺术以其淳美风格哺育了其他上层艺术,造就我们的民族文化具备“母型”特质。本书包括五大部分,论述篇一、母体艺术篇、论述篇二、怀念篇,最后是“现代女红篇”。了解母体艺术的深意,就可以一步步进入本书的世界了。

最近这个字争论比较厉害,主要是某电影的播出里面把“女红”读作(nǚhóng)引来一片非议。笔者一直也以为应当读作女工(nǚgōng)而且查字典也是读(nǚgōng)。殊不知,历史上确实很多地区读作(nǚhóng)。首先请看读作(nǚgōng)的证据在“女红”这个词中,如何读音?

《汉字大词典》释道: 红

(一)hóng[《广韵》户公切,平东,匣];《说文解字》释为:帛赤白色,从糸,工声。

(二)gōng[《集韵》古红切,平东,见]义为:1. 通“功”,功绩,工作。《集韵·东韵》“功,‘以劳定国也’,或作红。” 2. 通“工”,常指女子所做的织布、缝纫、刺绣等工作。

清代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丰部》:“红,假借为功,实为工。”“女红”一词,最早见于《汉书·景帝纪》:“雕文刻镂,伤农事者也;锦绣纂组,害女红者也。”颜师古注:“红读曰功”。从此始,“女红”一直沿用。看以上证明,许多人说这不明白的事实么就是读“女gōng”么?

好了大家请注意!!关键在这里!“女红”一词,最早见于《汉书·景帝纪》:“雕文刻镂,伤农事者也;锦绣纂组,害女红者也。”颜师古注:“红读曰功”请问这个:颜师古。何许人也?颜师古(581年~645年),字籀,以字行,祖籍琅邪临沂(今属山东)人。后迁为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市)人也就是说这个颜师古祖籍山东后来在长安(今陕西西安市)做官。而颜师古的“红读曰功”是以山东和西安一带的普遍读音为标准的。颜师古毕竟只是个玩笔杆子的,又受地域的限制,才作此结论。而在颜师古之前,已有多人为《汉书》作注,对此清人王先谦有个总结。他说:颜师古后人颜真卿“颜监以前注本五种:服虔、应劭、晋灼、臣瓒、蔡谟也。”而这几个人作的注也有互相矛盾之处。

再说刺绣,刺绣是中国女红中最突出的一种而众所周知中国刺绣后来最发达的地方是吴越,也就是今天的江苏浙江一带。南北方口音差异甚大,不是全国都读 nǚgōng 。请问你知道统一度量衡么?就是说之前有不同的计量,而字典的编译也一样,是从全国的读音中找出一个普遍认可的读音为标准,而且这个标准常常以京都一带为据,这就是今天普通话和北京话平仄比较接近的原因。如果你家中有耄耋老人,你问他们这个“红”字的读音读 hóng 者甚多,因为在当地普遍就是这么读的。

难道字典要源于生活而高出生活?字典只能是随着词汇的发展变化而发展,而不是以字典为准。当初颜师古一句:“红读曰功”,就成了现在很多人大言不惭的依据!后来问几个老教授都各持看法不一,后来发现读工的都是读书的认死理,坊间匠人普遍读红者甚多。这个“女红”的“红”字在历史上确实曾经读 hóng,而且不同地区不一样,有的读 hóng,有的读 gōng。但是请各位学生注意,考试的时候要以 nǚgōng 为准!因为字典上是这么写的。

《女红》令我们重返粗粝的青春现场,重温生涩而绽放的感情,回望特殊年代的上海记忆,重塑被遮蔽的城市场景,唤醒朴素而叹息着的过往生活……——孙甘露

饮食男女,一丝一缕。程小莹的笔下,他们如做女红般地生活,触手皆故事,冷暖寸心知。——陈村

作者一贯如此,叙事不进入已固定的上海趣味,只表露另一副生存肌理与城市面孔,使读者难忘。——金宇澄

上海爷叔才能写出来的小说,既市井又潇洒,活灵活现地再现了一种上个时代我所不拥有的记忆。 ——周嘉宁

恶人不是唱歌就是拿刀。

在变成恶人这件事上面,着急是没有用的。

把恶人当恶人来对付不叫本事,把好人当恶人来对付,那才叫恶。

第一章

01.锭子

02.母亲

03.暖热

04.算计

05.工人

06.脸红

第二章

07.老师

08.干部

09.混搭

10.徒弟

11.姊妹

12.收摊

第三章

13.砸锭

14.模范

15.爱情

16.烧卖

17.九月

18.北风

第四章

19.大鸟

20.电工

21.音乐

22.事业

23.同床

24.异梦

第五章

25.欢愉

26.阿姨

27.适意

28.豁边

29.湿滑

30.拷机

第六章

31.连襟

32.容颜

33.留恋

34.有空

35.好看

36.记录

第七章

37.石榴

38.长假

39.老婆

40.重逢

41.狂欢

42.片段

程小莹,小说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市作家协会理事,1989年供职于上海市作家协会至今。着有小说《温情细节》《姑娘们,走在杨树浦路上》《城市英雄》《男欢女爱》《青春留言》《背朝你,或望其项背》等;长篇报告文学《带球突破》《穿越经典》《先生带我回家》等;散文随笔集《与青春有关的女人》《声色上海》等。小说作品曾入选《新华文摘》《小说选刊》等。

本文来源:http://www.colourtrak.com/sanwendaquan/3131.html

Tags:女红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