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语录_人生语录_励志语录_心情语录_精美散文大全观后感

网站首页 散文大全 正文

乡村打麦场随笔散文

2020-12-15 散文大全 170 ℃ 0 评论
【www.colourtrak.com - 科鲁语录网】

  农家的心事像一根绳索,一头系着庄稼地,一头系着打麦场。场上有了高高的麦草垛,有了满满的粮囤,他们心里就有了希望。

  “四月八,芒挓挲”,地里的麦穗成了型,麦芒像刺猬背上的针,直挺挺地伸展着,迎接着太阳的光芒。用不了多久,夏收就要轰轰烈烈地开始,打麦场就成了大舞台。

  队长吩咐心细活好的老场头,赶紧修场。首先除去旧场上的杂草,用沙耙把场上的泥土沙细耙匀称,再用光滑的碌碡,一遍一遍地来回碾压,压一遍,就用草擦去碌碡上的沙土,保持碡面光滑照人,保证场面不起土,然后才能压第二遍,直压到场面平滑如镜才算完工。这时候,打麦场一角,多出了一间小茅屋,那叫场屋子,是老场头歇息、睡觉的地方,从初夏到秋末,场屋子和场,就成了老场头的家。

  初夏的雨水渐渐多起来,每一场雨过后,多事的蚯蚓,就会在场面上筑起一座座“高楼”,给老场头带来一些小麻烦。老场头用不着向队长请示,自作主张地迅速将蚯蚓的“高楼”铲平,还要拉着滑碡将全场滚上几遍,恢复麦场平滑漂亮的原貌。看守在这里,麦场越是平滑洁净,老场头越是自豪,越有家的感觉。

  麦熟两晌,说着说着,就到了开镰的时候了,这时的打麦场,成了第二战场,变得异常热闹。小麦收上场,铺开来晒着,老场头不时顶着烈日,用木叉翻着麦棵,为的是让所有的麦穗能同时晒干。晒不上半天功夫,就得急着打场,这时候,要是碰上一场雨,那可就前功尽弃了。老场头赶着黄牛,黄牛拉着凹凸不平的碌碡,在麦草上转着圈。黄牛呼哧呼哧地喘息着,碌碡吱吱嘎嘎地滚动着,麦草噼噼啪啪地破裂着,麦粒就争先恐后地脱掉外壳跳出来,羞答答地藏到麦草底下。老场头撒开了欢,扯着嗓子高唱起来:“哎——吆——快快走——来,快快跑嗷——打下麦——子,吃水饺——啊啦——”黄牛听了主人的歌,格外有了精神,碌碡格子转得脆响。

  一场麦打完,麦场上开始表演“达人秀”。大家用木叉,把上面的长麦草挑上草垛,用搂场耙把余下的短草搂到草垛边,用扫帚把上面的碎草扫到场头,场上便露出白灿灿的麦糠和黄澄澄的麦粒。老场头向两个伙计高喊:“堆起来!”两个伙计抬来一人长的大刮板,一人牵一根绳子,老场头按住刮板,两边绳子一拉,从场边刮向场中央,场面上立刻出现了一个小粮堆。

  毛粮堆成堆,就要接受老场头的检验了,谁是好汉,谁是孬种,往空中一扬便知分晓。扬场可是技术活,需迎着风,用木锨铲上一锨带糠的麦粒,往斜上方一送,木锨将要收回时再猛地一抖,哗的一声,颗粒像天女散花一样撒开,饱满的麦粒,雨点般纷纷落下,轻浮的麦糠随风飘去,落到下方。这种场面让人联想到魔术家精彩的表演,手拿红绸,翻转几下,手一抖,从红绸里闪出一只白鸽,令人赞叹不已。扬上一会儿,麦粒堆上也会落下瘪穗和麦草碎屑,伙计就拿扫帚,从上到下轻轻将它们掠到一边,然后,老场头接着扬。

  扬好的小麦,还要接受最后一次考验,那就是晾晒。扫出一片干净的场面,把麦粒薄薄地摊开,让它们接受阳光的考验。老场头不敢懈怠,常言道,屋上瓦,粮上仓,小麦一天不入仓,就不算真正收成。他赤着脚,拿木推耙不住地在翻晒麦粒,就如割蛋糕一样,用木推耙上的横木,切开一块粮面,用力向前一顶,那片麦粒就整体翻转,底面变上面,上面变底面。就这样逐块翻转,从这头翻到那头,全部翻转一遍,再从头开始翻第二遍。老场头满头热汗,可是,他觉得两脚踩着麦粒,脚底下热乎乎痒簌簌的,很是舒服。

  粮食晒好了,要趁着太阳不落,给它们安个家。场面一处垫上一层厚麦糠,麦糠上铺一层塑料布,用折子圈出一个大圆,这就是粮囤。两个伙计抬着一搂粗的“大圆子”,往粮囤里倒小麦,麦堆不断加高,折子不断加层,到了一定高度,就在粮囤上修出一个“小山尖”,一囤小麦才算完成。老场头拿来草苫,从下到上,一层一层地旋转着铺开,直到完全遮住那个小山尖。此时,老场头绕着粮囤来回看几遍,像欣赏一件刚完成的艺术品一样,欣慰地笑了。

  记得那时候学校放麦假,我们几个孩子跟着老场头干活,从拉碌碡压场,到打场、扬场、垛草,每一项活他都认真地教我们。有一次扫场,他见我们拿扫帚的姿势不对,就说:“很多人不会拿扫帚,一看就知道是外行,这会被人笑话的。”

  说着,他就教我们怎样拿扫帚:“从右往左扫时,扫帚应该放在右边,右手在后,左手在前,身子前俯,又得劲,又好扫,扫的地面也大,不信你们就试试。”

  我们就照他说的样子去扫,果然很好使,没想到,扫地也有这么多的技巧。见我们学会了,老场头很高兴,连声说:“好,好!就算你们以后不打庄户,吃了公家饭,每年麦收时也要支农,到时拿着扫帚来扫场,人家一看,唉,这个人不赖,拿扫帚有个样,你心里高兴不高兴?”

  我们听了,都哈哈大笑。

  后来有了脱粒机,用不着赶着黄牛满场转了,老场头乐得合不拢嘴,不住地说:“这铁家伙真行!”可是,垛草的活还得人工做,老场头犯愁了,因为他老了,举不动那一叉麦草。队长换了一个人,让老场头回家养老。老场头在家坐不住,经常拿一把破木锨,背个筐头,在麦场旁边闲坐,看着那小山似的麦草垛,他咧着嘴笑了。

  直到大场分割成一家一户的小场,老场头才真正与麦场分手,因为,那时有了收割机,人们直接从地里取粮,已经用不上麦场了。

  老场头去世的时候,人们前去帮忙下葬,他的老伴拿出那把破木锨说:“他死的时候说过,一定要带着这把木锨走。”

本文来源:http://www.colourtrak.com/sanwendaquan/1556.html

Tags:打麦场乡村散文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