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语录_人生语录_励志语录_心情语录_精美散文大全观后感

网站首页 散文大全 正文

瓯江蓬莱,中国诗岛散文

2020-12-05 散文大全 162 ℃ 0 评论
【www.colourtrak.com - 科鲁语录网】

  一、

  时近黄昏,天色微暗,夕阳仍然热辣似火。

  应吴同学盛情相邀,与其家人同游江心屿。江心屿位于温州市鹿城区,是偃卧于瓯江中心的一座孤岛,是温州的标志性景区,向有“瓯江蓬莱”之美誉,与鼓浪屿、东门屿、兰屿并称“中国四大名屿”。

  临江远眺——只见碧水蓝天,云淡风轻,双塔对视,高楼入云,青山旖旎,江水澎湃……南朝中国山水诗鼻祖谢灵运在《登江中孤屿》一诗中咏道:“乱流趋正绝,孤屿媚中川。云日相辉映,空水共澄鲜。”此诗开创了中国山水诗脉,使江心屿名噪一时。

  乘着夕阳的余辉,登船离岸,直赴孤屿。令人兴奋的是,同船的竟有一对穿着婚纱的年轻新人。首次游江心岛,居然能沾上如此的喜气,实属难得,可遇不可求。

  从船舱的玻璃窗口望去,只见江水滔滔,浩浩荡荡,一路欢歌,直奔东海。偶尔飘来一阵夏风,一股凉气顿时浸透全身,仿佛全身的毛孔和细胞都被打开了,令人心悦神怡!

  二、

  登上岛岸,顿觉焕然一新、如临仙境。极目望去,绿树成荫,曲径通幽,万木扶疏,阳光明媚。

  顺江而行,远远望见一群年轻游客围成一团,人声鼎沸。走近一看,发现人群中间有一口古井,深不可测、寒气袭人。井口上方立着一架木制辘轳,朱红横轴上拴着一根粗大结实的麻绳,绳子末端系着一个小铁桶……

  那些青年男女,三五成群,轮流着通过转动井辘轳提水,再把水倒入井旁的青色石盆里,扮着各种俏皮的姿势,与同伴们合影或独拍。看到他们玩的兴高采烈、乐不可支,不禁一时兴起,待他们渐渐散去,我们一行四人健步走近古井,重复着那群少男少女的剧情----摇绳、提水、倒水、摄影、嘻笑……直到尽兴离开,回眸一顾,才注意到井辘轳上端有块木牌,上书“海眼泉”三个黑色大字。

  江心屿身处瓯江中心,毗邻东海。这口古井取名“海眼泉”,可谓恰如其分、名副其实,且充满诗意,妙趣横生。千百年来,古寒井似一个充满魔力的幻梦,吸引了多少文人雅士慕名前来,一睹为快、陶然忘返。

  三、

  身处江心,首先映入眼帘的除了两岸的建筑、远处的群山、雄伟的双塔、汹涌的江水,还有浓密的树林、晚霞的余辉、翠绿的草丛、平整的石道……

  岛上的树实在太多了,郁郁葱葱、形状各异;参差不齐、错落有致。你看——那些古木名树有的并排而立,曲枝伸叶,像迎宾的仪仗队,列队欢迎南来北往的游客;有的一枝独秀,高耸入云,颇有唯我独尊、舍我其谁之势;有的三五成群,缠绕搂抱,相依为命、依依不舍;有的四散分布,恣意生长,低调静穆,像潜入人群里的便衣警察,默默地为人们带来无形的安全感……身临其境,身体彻底放松,精神得以解放,宛如误入人间仙境!“瓯江蓬莱”,实至名归。

  一棵高大的古树悄然映入眼底----樟抱榕,已达1300岁高龄,堪称“树仙”。这棵温州最老的古树临江靠堤,迎风傲立。名义上是一棵古树,其实它是由两棵不同的树缠绕而成,粗壮的樟树根紧紧地贴抱着榕树根,连理生长,不离不弃,俨然一对生死相依的恋人,早已融为一体了。两棵古树的根须极为发达,大约有碗口粗,像一对巨蟒似的扭抱在一起;树身粗壮如柱,外面裹着层层粗糙皲裂的树皮,如披上了厚重的盔甲,仿佛向世人倾诉着他古老的历史和沧桑的故事;树冠硕大无比,枝繁叶茂,宛若一柄天然的巨大绿伞,默默地为大地输送着氧气,为游客们遮挡着烈日……恍惚中,仿佛穿越于时空隧道,无声地同一位饱经风霜的历史老人对话……

  紧临树仙数十米处,有一棵树龄500年的古榕树与它默默对视,惺惺相惜,十分默契。这棵古木的学名为无柄小叶榕,姑且叫它“小树仙”吧。小树仙据称是江心岛上胸径最大的古树,至少需要八九个成年人贴树连臂,才能合抱一圈,酷似一根高大粗壮的擎天柱。它的树冠极大,枝叶茂盛,肆无忌惮地向四周扩张,远远望去,如同一株硕大惊人的蘑菇。

  两棵古榕树历时千百年,饱经风霜,阅人无数。不知两位树仙大人,已经见证了多少人间冷暖、经历了几轮世道沧桑?也不知道他们的前世有何瓜葛,是父子还是兄弟……

  惊叹遐想之余,欣然与二位树仙合影留念,将这美好隽永的一刻永远定格在历史的瞬间,让短暂与永恒交织在一起,岂不美哉!

  四、

  峰回路转,一座雄伟庄严的古寺院映入眼帘----江心寺。四合院结构,古典寺庙造型,坐北朝南方向;橙黄色的外墙在夕阳的余辉下闪着金光,上面嵌着两个雕着白龙的圆形花窗,左右呼应,栩栩如生;琉璃瓦屋顶上立着一对二龙戏珠的彩雕,两个金狮锁环并列镶嵌在巨大的铁门中间;大门两侧蹲着布满藓苔的两个青色石狮,怒目而视,威武雄壮,俨然一对忠于主人的门神,作为镇寺之宝;寺院正门顶部悬着一块黑底金边的横匾,上刻著名书画家赵朴初所题“江心寺”三个金色大字,正门内侧墙壁上分别雕刻着“禅宗”、“六刹”四个金字,外侧则挂着一副木牌做的千古名联“云朝朝朝朝朝朝朝朝散,潮长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经过知情人士讲解,才知这副对联的来历——相传是南宋状元王十朋考状元时去江心寺借宿所写。因整副对联仅出现六个不同的字,以致当时的寺庙方丈以为他不学无术,拿这副“缺乏水准”的对联来忽悠人。

  出乎意料的是,自从这副绝对问世以后,宛若一位倾国倾城的绝代美女,很快艳压群芳,流传千古,至今仍为南来北往的迁客骚人所津津乐道、日思夜梦!

  这副对联字数虽多,且大量重叠,可要点主要是一个,“朝”有zhaochao两种读法,对应两种意思;“长”有changzhang两种读法,亦对应两种意思。根据不同的断句,自然产生多种不同的读法,衍生出五彩斑斓、妙趣横生的意境----云聚云散,潮长潮落;“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江心屿名闻天下,人杰地灵。古往今来,吸引了无数文人墨客登岛观光,吟诗作赋,留下著名诗章近千篇。南朝有谢灵运,唐有李白、杜甫、孟浩然、韩愈……宋有陆游、王十朋、文天祥……明有刘基、文征明、董其昌……清有袁枚、文廷式……现代有郭沫若等等,都曾在此留下墨迹或诗词。“倦鸟渡江回,西山夕阳催。都看一双塔,偃卧在苍台”;李白《与周生》“康乐上官去,永嘉游石门。江亭有孤屿,千载迹犹存”……这些精妙凝炼的诗句,给古木葱茏风景秀美的江心屿裹上了一层朦胧幽雅的浓浓诗意。

  “中国诗之岛,世界古航标”——江心屿,果然名不虚传!

  五、

  夏风习习,热气升腾,两股冷热不同的气流纠缠不休、相互侵轧,激烈地扭打在一起,断难分开。夕阳的余辉映照下,一座旧式建筑熠熠生辉。

  这是一幢具有欧式风格的联体别墅,分为主楼和辅楼,主楼共三层,辅楼二层。两幢楼中间有石梯相连,周围绿树环绕、鸟语花香。整个建筑古典庄严、风景如画,令人流连忘返。据吴同学的先生介绍,这幢旧式别墅曾经是英国驻温州市的领事馆,主馆为清光绪二十年(1894年)所建,辅馆系次年增建。

  凝视着这幢人去楼空的西式建筑,激动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百感交集,竟不知从何谈起。这幢百年英式别墅,曾经是多么辉煌耀眼,多么豪华高贵,多么傲慢自负!如今,时过境迁,世道激变——眼前的它竟然变得如此颓废不堪、如此低调谦虚、如此沉默寡言!宛若一个昔日的贵妇,主人早逝,时近暮年,只能苟延残喘、惶恐度日,怎敢再像从前那般招摇过市、不可一世!

  “落后就要挨打!”这个古老简朴的真理,仿佛瞬间又回荡在我的耳际,久久不能散去。一阵凉风掠过,惊飞枝头几只小鸟。眼前的欧式古建筑,仿佛蓦地随风化作一支古老的乐曲,夹杂着夏虫的伴奏,时而婉转低沉,时而哀怨悠扬……

  六、

  暮色渐浓,残阳如锦。返回途中,顺便参观了几处著名的景点,如盆景园、江心公园、拱形石洞、木鱼舍利塔、温州革命历史纪念馆等,一饱眼福,慨叹不已。

  夕阳的余辉未散,点点金光如金黄色的雨点,透过古树的间隙,洒在青色的石板路上,洒在熙熙攘攘的行人身上,也洒在我压抑已久的心里。沁人心脾,令人陶醉;天人合一,得失皆忘!

  返回温州江岸,再次遥望江心孤岛,忽生相见恨晚、意犹未尽之感!回望双塔,亭亭玉立,深情凝视,酷似一对热恋的情侣,隔道相望,旦夕相守。他们均已屹立于岛上千百余年,风云雷电,朝雨暮雪,早已把它们锤炼得百毒不入、处变不惊。两座佛塔,又极像两个高大威武的警卫,忠诚地守护着他们的首长----江心寺。如果说东西双塔是江心屿的两根脊梁,那么江心寺无疑是江心屿的心脏所在、灵魂的归宿!

  杜甫诗云:“孤屿亭何处?天涯水气中。”再见,亲爱的江心屿!再见,我亲爱的朋友!

本文来源:http://www.colourtrak.com/sanwendaquan/1139.html

Tags:瓯江蓬莱中国

热门推荐